首頁 政經 研報 頭條 公告
數據 凈值 估值 評級 雷達
選基平臺 比較
問診
代銷 視頻
集合理財 新基 重倉 策略 視點
路演 基金大學 財經視頻
帳戶 診斷分析 名家專欄
軟件 免費軟件 專家版 基金大師
社區 大話基金 套利 眼界
基金數據查詢:
首頁 > 理財寶典 > 正文

兌付延期、提前轉讓收益權 那些“爆雷”的信托產品是怎樣處置的?

發表日期:2019-05-31 06:56    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    關注指數:

本報記者 方海平 上海報道

21理財私房課

信托公司之所以愿意對風險產品進行剛兌,原因在于,“違約”對信托機構的聲譽影響太大了。一家信托公司若出現風險產品且持續未兌付,就很難發行新產品繼續募資了。

“爆雷”早已不是新鮮事,但是爆雷后的產品究竟如何處理,很多投資人還是一頭霧水。

從P2P到私募基金,出現的違約現象市場早已司空見慣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大量投資人、金融機構從業人員多表示,目前對此類金融產品的態度已更為謹慎。

“我可能以后都不會再碰這些私募產品了。”一位機構財富端人士如此表示。

在“豬隊友”的襯托下,信托產品依然保持著較好的形象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,事實上,信托產品遭遇的“雷”也不在少數,其背后是信托公司在努力維持“剛兌”。

“信托公司的第一反應還是拿自己的資金墊付給客戶,然后跟融資方再商量如何處理,協商、處置抵押物,或訴訟走司法程序等。”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。另一些信托業人士也對記者做出類似回應:“剛兌優先。”

對投資人仍存隱性剛兌

在近幾年經濟增速放緩、風險暴露較多的形勢下,動用百億資金“填坑”違約產品的信托公司不在少數。

值得提醒的是,這是信托公司主動的行為,若嚴格按照信托投資協議,信托產品出現違約后,投資者應自擔風險,信托公司的股東如果選擇不予剛兌,只履行其作為受托人的職責,無可厚非。事實上,即使是同一項目,不同信托公司給出的解決方案也不一定相同。

比如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期從相關人士處了解到,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(下稱“青海省投”)作為融資人,曾向多家信托公司發起融資,光大信托、中泰信托等信托公司均為此成立了集合資金信托計劃。

自2017年開始,青海省投陸續暴露出債務問題。2018年底,青海省投子公司發布了多份報告稱,股東所持股份因不同原因遭凍結,其資產在西部礦業的2018年更正后的年度報告中被清零處理;今年以來,還曾兩度曝出債券技術性違約等問題。

多家信托公司均有產品涉及其中,比如光大信托發行的“光大信托-盛鼎1號青海省投集合信托計劃”,中泰信托發起成立的“中泰-恒泰18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”。相關材料顯示,光大信托的這款產品規模為3.5億,期限兩年;中泰信托的這款產品規模不超過4億,期限也是兩年。

5月9日,中泰信托發布了該產品的延期公告,稱當前該信托財產專戶內現金不足以支付5月11日到期的第一期受益人的預期信托利益,決定對該產品延期至2020年5月12日。

與此同時,光大信托則發起了收益權轉讓的行為。一位投資人稱:“在產品到期之前接到光大信托通知,說有人愿意受讓當前投資人所持信托產品的份額,力勸我轉讓收益權。”

多位相關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類似做法并不罕見,一些信托公司主動提前將風險產品收回,而不是到期時再予以解決,這樣避免了引發投資人情緒問題,對信托公司造成聲譽影響。至于后續如何消化,則是信托公司內部逐步解決。

“所謂的打破剛兌,對信托而言,主要是指融資人對金融機構的剛兌,而金融機構對投資人來說還是盡量剛兌的原則。”上述上海地區信托業人士表示,在這種隱性剛兌的背景下,投資人選擇信托的標準就只有一個,看哪家實力雄厚。

牌照資源的雙面效應

信托公司之所以愿意對風險產品進行剛兌,原因在于,“違約”對信托機構的聲譽影響太大了。信托是直接銷售給個人投資者的,一家信托公司出現風險產品且持續未兌付,就很難發行新產品繼續募資了。由于信托具備類銀行的放貸資質,并且具有稀缺性,在市場上被視作珍貴的牌照資源。

另一個反面是,正因為牌照資源稀缺,那些即使是風控缺失、風格激進的信托公司,在“踩雷”無數之后仍能順利上岸。比如,中江信托一度被視為信托業的黑馬,業務迅猛增長后埋下諸多隱患。據現任大股東雪松控股披露,其踩雷項目多達35個、涉及金額79億。

對于這些違約項目,“接盤俠”雪松控股表示,將通過三種方案一一化解。雪松控股董事會主席張勁甚至在投資者溝通會上對投資人表示:“有些項目,即使一分錢都收不回來,我也全部給你們兌付。”雪松控股方面此前回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,這一表述是口語化說法,主要以公司公告為主。

早前的新華信托也經歷了類似的過程。信托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,信托牌照在業內很“吃香”,比如海航在清理集團旗下非主業資產,包括渤海信托時,市場上有意者就頗多,出價也很高。

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作為金融機構,發生產品違約也屬正常,銀行這么審慎也有一定不良,更何況信托公司的項目在資質上要略次于銀行。現在比較突出的問題在于,信托公司應對風險能力不足,一直以來在剛性兌付的背景下,基本沒有為信托項目計提撥備,自身風險控制能力不強、不專業,在持續低迷的外部環境下,風險暴露加快后,部分信托公司受沖擊會較明顯,經營發展波動性加大。應該從根本上強化風控能力,不然難以擺脫這種風險的困擾。

您看完這篇新聞有何感覺:


太興奮了

有點意思

沒啥感覺

搞笑了點

比較無聊

又傷心了


 本欄目最新文章 24小時熱門文章

求高手做彩票统计表格 磐安县| 西林县| 武义县| 乌兰浩特市| 米泉市| 新郑市| 固始县| 芜湖市| 巴东县| 乌海市| 友谊县| 大埔县| 中牟县| 越西县| 水城县| 库尔勒市| 建湖县| 平阴县| 鹤山市| 永顺县| 通化市| 凌海市| 大田县| 灵山县| 凉山| 石景山区| 新沂市| 中西区| 浪卡子县| 苏尼特右旗| 清远市| 本溪市| 新竹市| 恩施市| 织金县| 天镇县| 武清区| 电白县|